星期四 , 26 5 月 2022
首頁 » 主題內容分類 » 洞見/精神 » 專欄評論 » 鄭巧琪專欄>> 說不清楚的音樂都替我說了

鄭巧琪專欄>> 說不清楚的音樂都替我說了

撰文.圖片提供 ∣ 鄭巧琪

鄭巧琪

小時候扳著音樂教室的門框,死也不要進去上課;長大後碰到好老師,像是智慧全開般,開啟對古典音樂以及世界源源不絕的好奇與熱情。畢業於維也納私立音樂大學(前身為維也納市立音樂院),現任職於國家交響樂團。


上個月因公有兩次日本行機會,一次參訪,一次開會。會議上亞洲各國分享各國內交響樂團發展的情形,除了各國因地制宜的文化策略與樂團發展的重點,同時,也感受到大家對於培養觀眾的極高關注。而參訪日本某交響樂團時,得知除了如新年音樂會這樣的特殊音樂會外,欣賞古典樂的多是中高齡觀眾。

我提問:「是否有培養更多年輕觀眾的推廣計畫呢?」該樂團答:「偶爾會有一場入門曲目的音樂會。」這讓我腦內的小宇宙開始陷入無止境的自問自答,雖然該樂團補充說明,他們認為每個樂團有各自的定位,因而左右推廣活動的比例,但我仍舊想問:「這是哪來的自信,認為會有源源不絕的高齡古典樂愛好者?」

最近接待一位日本朋友,陪著他走走看看時,我們因著雷同的興趣,也交換彼此國家的文化與歷史「情報」。在聊很寬的話題之間他對於台灣有數量如此多、面向如此廣的文化活動,以及這麼多年輕人參與感到十分驚訝。不論是歐美,還是日韓,我經常從這些地區的朋友得到這個反應。

的確,以古典音樂推廣活動而言,台灣真的很蓬勃。

以台北為例,就拿「台北市立」的表演團體來說,輪番上陣在台北市社區巷弄之間舉行的「育藝深遠音樂會」,若是認真追,包準每個週末都是音樂饗宴。又如某些企業型基金會邀請音樂家主講的入門講座,簡直就像是2小時的懶人包,你給他2小時,他幫你打開通往古典樂之門。也有像是天湛樂、文水藝文中心等結合咖啡館與小型表演場地的空間,或是咖啡館,也常有各式各樣音樂主題的講座或小型音樂會,付點費用就能享受知識與音樂交流,與點心咖啡,腦子肚子一次滿足。

在這麼多古典樂推廣活動裡,我想談談NSO國家交響樂團的「講座音樂會」。一開始只是為了推廣樂季中某些主題的音樂會而辦,像是「柴科夫斯基系列」、「理查.史特勞斯系列」;後來樂季的主題不再鎖定某位作曲家,反而是呈現一個時代,於是講題變成如「畫說音樂—世紀末的雙城記;巴黎vs.維也納」、「畫說音樂—您說是巴洛克?」。講座也從一開始只有邀請音樂學者講說,搭配播放影片、音樂,到現在邀請音樂家現場演出,讓「剛剛聽到的」馬上得到印證或呼應。

幾年下來,不管是講師還是樂團本身,彷彿辦出興味來了,忍不住開始玩些有趣的主題,這下也顧不得是否與樂季音樂會密切相關了。像是2012/13樂季的「音樂與文學的對話」系列中有一場名為《愛聽秋墳鬼唱詩:音樂鬼故事》的講座音樂會,邀請張艾嘉朗讀詩句,主講者介紹音樂中的鬼故事;或者是在「探索頻道」系列中由鋼琴家范德騰(John Vaughan他可是個老外!)策劃主講,從布拉姆斯愛散步這件事出發談布拉姆斯的音樂《約翰們走路—范德騰與老布去散步》,英文標題更有趣:Just Keep Talking: A Tale of Two Johnnies,老范與老布都叫約翰呢!

來看看本樂季(2014/15)「探索頻道」系列的各場標題:《來去匈牙利聽民謠》、《致帕格尼尼—槍桿下的音樂花朵》、《旌旗下的燦爛樂章》、《愛與希望:貝多芬》;或是「焦點講座音樂會」系列的《德沃札克的波西米亞傳奇》、《樂讀村上春樹》、《超技與哲思:李斯特的音樂人生》、《歌劇與小說:基督山伯爵與包法利夫人》。看看這些標題,是不是有種不務正業的感覺?到底講的是人文旅遊還是音樂?是文學故事還是音樂?

回到在日本舉行的會議,會議主席談到「這個世界沒有古典音樂不會怎麼樣,但是身為人要怎麼樣會過得好、過得像樣,是很重要的問題。」此話並非意指唯有古典樂才使人過得像樣,但古典樂確實是其中一法。古典音樂不僅道出我們的喜怒哀樂,為你的心碎發言,為你的甜蜜發言,也能道出我們無法言喻的感受(哪個人唱〈歡樂頌〉時不曾感受到酣暢大氣的快活?)。若你未曾聽過古典樂(其實人人都聽過古典樂,只要你看電視也看電影),也許從這些精彩的推廣音樂會開始,你會發現這些音樂是如此呼應你的心情,讓你看到更寬闊的世界,讓你的生活妙不可言!

喜歡這篇文章請加入大學誌粉絲團,就是您對我們最大的支持!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

Check Also

第一次校外租屋就上手 新手房客最實用指南

企劃製作|馮紹恩・李明凱 陳大 …

KAIROS大學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