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 17 10 月 2021
首頁 » 主題內容分類 » 專題/觀點 » [台大植微] 林和謙 出發, 去貧窮線以下的世界

[台大植微] 林和謙 出發, 去貧窮線以下的世界

撰文|Constance.林碧雲      採訪整理|馮紹恩     圖片提供|林和謙

2

林和謙
台大植物病理與微生物學系畢業。靦腆內斂、內心熱情,因大學跟著服務隊的腳蹤投入了四川、印度的志工行,他在貧困中看見自己的富足,在勞動中意識自身的能力。在印度,眼目所見盡是一個個瘦弱期待的身影,弱勢族群的需要佔據他的心;返台後,林和謙期許自己,要用一輩子的時間成為弱勢關懷的守護者。


瘦削臉龐,專注眼神,林和謙穿著隨興的T恤就滿有型的。這樣的他,參與系上籃球隊,因接觸饒舌音樂迷上了街舞,刻意在台大校園外另找專業舞蹈社學舞;在學習生涯裡,林和謙漸漸認知就讀的科系需要長時間待在室內與儀器、檢驗為伍,跟自己好動的個性不符;一口流暢自然、不會羞於表達的英語能力,則讓他樂於行走地球村,也讓人不斷看見他不喜歡小框框、熱愛學習、勇於走出舒適圈的外放潛性格。他試圖為自己找尋一條出路。

林和謙的醫生爸爸時常帶著全家出國旅遊。小五時,在馬來西亞關丹島上,林和謙首次被爸媽「丟出去」─一群一樣來度假的白人小孩圍繞著他,稍懂英語的林和謙聽見他們說 “We need someone who can speak Chinese here.” 被半強迫處於其中的無助孤立感讓他頗為挫折,這不小的衝擊卻從此激發他「Push自己,因為語言與視野很重要!」過去老覺得被迫背單字的林和謙發憤學習英文,透過雜誌、電影,或是BBC、CNN的節目來增強實力;及至大二,他再去到英國牛津大學讀短期暑修班時,已越來越能快速地融入異國文化。

「我很幸運,爸媽給我這樣的環境和教育,讓我曾陸續去過一些較先進、文明的歐美國家,知道這個世界很大,我們必須尊重每個地區不同的文化背景與差異,但尚未去過第三世界國家……」,林和謙抱著感恩的心侃侃而談,帶領話題進入一趟又一趟影響他至深且鉅的海外服務學習旅程中。

離開舒適圈 進入心靈震撼帶

♦四川震後╱旅行觀的改變

2012年升大四前的暑假林和謙挑戰自己,跟隨一個長年默默耕耘的國際志工團隊,造訪了2008年歷經汶川大地震、都江堰附近的偏遠地區,他在災後重建四年的土地上看見了貧困。

跟著當地志工拜訪貧困的村落,在林和謙內心帶來極大的衝擊。從小在城市長大的他,不曾這麼貼近過深山農村的孩子;他發現孩子們為了讀書得走好幾公里的路;為了改善生活,也多半刻苦讀書以便將來能去城市就學。當地文具紙筆取得不易,這些孩子們習於以競爭來獲取禮物,「然而,課輔時,一個簡單的文具就能讓小朋友非常興奮!」這是林和謙第一次帶領兒童營隊,他說孩子們上課時學習認真、充滿活力,返台後他曾帶過其他兒童營隊,卻發現台灣孩子舒適生活過慣了,上課滑手機、較易分心,也較缺乏學習動力。

曾走在一整區因路燈壞掉只能摸黑前行的暗夜裡;一間眾人賴以維生的雜貨店「裡面東西都擺很久了,卻無人補貨?」─什麼是匱乏,什麼是令人擔憂的生活處境,林和謙看得很清楚。16天的服務結束後,雖然他內心還不清楚自己能做什麼,但有種感覺被觸動:「這是我第一次真正離開舒適圈,從此我對旅行有所改觀─以前出國是去玩樂,四川回來後,我開始想邊旅行、邊做有意義的事!」看過、也經歷過,他提醒自己要更珍惜生命中所擁有的。

♦印度貧民窟╱我想做些事情

隔年,林和謙想去印度服務貧困的人。「去年已經去過四川,為何今年還要去印度做類似的事?」這是父親的疑問。一開始用電話溝通,父子二人談得不順利;第一次回家與父親懇談後,爸爸還是不同意;直到第二次再度返家說明,父親沈默過後終於首肯,也讓人看見爸爸內心深處對林和謙的關懷與認同。這趟由香港細胞小組教會宣教網絡(CCMN)發起的印度德里貧民窟探訪之行,雖僅短短八天,卻讓林和謙對生命的態度,以及對人生方向的想法有了轉變。行前,一行人先在香港接受三天的體驗營訓練,林和謙很恰巧地與來自德里的領隊當室友,能預先了解當地情形;然而,到了印度後,面對貧困的環境,「內心的震撼比去四川還強烈。那裡的環境很惡劣,去之前要先打疫苗,洗澡時只有冷水而且不乾淨;住的地方只有一間廁所,我們13個人輪流使用;天氣悶熱,住的地方只有電扇,一個人感冒了,結果全團都病倒;我在離開前的幾小時,覺得身體不舒服,後來才知道自己得了腸病毒。」

在印度這個種姓制度階級嚴密、貧富差距懸殊的國家中,林和謙在受苦的人群中體會到自己的有限。「路上有很多貧童來向你乞討,但你要忍住,不然會有更多的孩子湧向你!」、「一個三、四歲的幼童因窮到沒衣服穿而光著身體,站在大雨中淋雨!」、「我們在文明社會中是過生活,他們卻是為生存而奮鬥,為活下去而活!」他心有所感地再說:「每次街上有孩童跟我要食物,是很不忍心的事,但我又不能給,心裡真的很掙扎!」尤其,每當服務隊的車因紅燈短暫停留時,行乞者迫切地敲窗討食物,其中有些孩子甚至罹患了一身的皮膚病,「該怎麼幫助這一群人?」林和謙問自己。

透過課堂學習來加強自己觀察和反芻社會問題的林和謙,後來曾旁聽社工系「貧窮與社會」這門課。回想在印度感受最深的貧民窟文化時,他難過地指出:「那是一個代代相傳並與世隔絕的封閉文化!」儘管在貧困的黑淵裡看不見希望,林和謙靈魂某個角落,卻激起了想去改善當地老人、孩童、病患,甚至醫療救護、就業等生活基本問題的感動,因為「貧民窟帶給我很大的震撼,窮人生活環境條件之差,真的很需要被世界看見與幫助!短暫的探訪,雖可安慰窮困人的心靈,但我們離開後,他們還是一樣處於水深火熱中,難道沒有其他實際有效的政策或辦法可以改善他們的生活嗎?」

高溫旅途中點燃的炙熱愛心

林和謙坦誠告白,剛開始看見當地小孩面對外來者顯得陌生且充滿疑懼的眼神時,曾一度很排斥眼前髒髒的他們。但很快的,當他願意卸下自我防衛,不去在意外表條件時,林和謙發現自己可以完全融入遊戲裡面,和大家一起玩得很開心也很自在。

印度天氣炎熱,志工們常常頂著40幾度高溫服務,雖然睡眠不足、身體倍感不適,但看到孩子天真無邪的笑容後,眾人的疲憊都拋到九霄雲外。在志工團裡,林和謙接觸到許多付出愛的人,有香港的上班族特地請假兩週來跟團,也有媽媽等待自己的小孩長大,期盼有一天能手牽手來參加服務隊,因為想讓自己的孩子認識真正的世界。

有一趟花了兩、三個鐘頭去偏遠社區的行程中,領路的印度裔傳教士帶大家一戶接一戶探訪居民,並且一一為每個人禱告,該社區經過信仰的長期改造與建設,居民已全部成為基督徒,居住環境也大大改善,不僅街道整齊、環境衛生程度也與往日截然不同。這一切都讓林和謙倍受激勵,他除了看見了教育轉化所帶來的驚人成果,也不由地對背後努力把資源帶進社區的志工團隊多了一分敬意。

看見需要之外,林和謙心中有滿滿的收穫和感動,內心也悄悄勾勒了夢想的輪廓:「我想做『社會企業(註)』,去產生影響力!」、「我想把愛帶出去,用生命去影響生命!」、「我想先實際了解台灣各方弱勢族群的需要,等我有能力時就可以力上加力,派上用場!」

預備自己 往社企方向走

林和謙的自我推動力強,看重一件事就努力執行。從四川、印度返台後,他利用課餘時間,陸續擔任多個社福機構的服務志工,例如投入台灣家扶基金會在南港的社區課輔計畫;參與愛網全人關懷基金會的寒冬送暖計畫,送年菜給萬華獨居老人;也在伊甸基金會擔任身心障礙者舞蹈演出時的指引服務;並投入到台北車站關懷遊民的行動。林和謙以實際行動力關懷兒童、遊民、老人,藉以多方了解國內社福機構與弱勢族群間的需要與互動。

暑期時放棄到歐美等地度假的機會,單純抱著想為弱勢族群付出的心,隨著服務隊前往四川、印度等農村偏僻之處,用眼睛去看、用耳朵去聽、用身體去感受、用雙手去觸摸,或許身體上還無法適應當地氣溫,但看見身旁隊友一個個發燒,他利用出發前在家醫科門診聽到的簡單技巧協助隊友退燒,一份從天而來的喜樂充滿林和謙的心。

林和謙說,他發現自己想要助人的念頭,是源自於母親曾為他高中同學所做的一件事:「那時有個同學家裡出狀況,我媽就每天多準備一份早餐讓我帶去給他,這樣持續了兩年!」一顆被愛充滿的種子,經時間潛移默化、生根發芽,且正在往上開展─接下來,今年當兵前,7月他將再次前往海外,投入泰國育幼院服務學習;明年退伍後,他則計畫申請企業管理與社會工作領域的研究所,「畢竟社企的最初概念是從國外帶來的」,未來他的學習觸角還要探向美國學府的天空。

「雖然還不知道自己未來要做社企的哪一塊;但,我正走在道路上!」不停充實自己的林和謙,在台大讀書時會常參與來自社會各階層不同經營領域的企業家或公益家演講,想從中多吸收一點專家前輩處理問題的智慧,林和謙很清楚:「我還在自我培養的階段!」訪談結束前,他提到國際知名品牌湯姆鞋以「你買一雙TOMS,我們就捐出一雙TOMS到第三世界國家」作為社會企業支持弱勢族群的具體回饋,霎時林和謙眼裡盡是心有戚戚焉的小火花,或許,他正朝這方向前行!

喜歡這篇文章請加入大學誌粉絲團,就是您對我們最大的支持!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

Check Also

雅虎亞太區董事總經理 鄒開蓮:只要上場, 就有贏的可能!

口述|鄒開蓮  撰文|彭蕙仙  …

KAIROS大學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