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 10 8 月 2020
首頁 » 主題內容分類 » 專題/觀點 » Vision!大學生的硬旅行 » [體大產經] 詹上逸 一步一步赤腳募好鞋

[體大產經] 詹上逸 一步一步赤腳募好鞋

採訪撰文|劉沛均   攝影|張建盛

詹上逸

詹上逸 

國立體育大學休閒產業經營系大二。曾經叛逆失去方向,渴望被愛的他,在教會協助下重新找回自己。兩年前,他以考上國立體育大學為目標,當時得知該校教授暨華人磐石領袖協會理事長謝智謀推動CEO計畫(Caring Expedition Overseas 關懷遠征海外),不僅激勵他順利考取入學,也欣然投入了計畫行列。

影響上逸甚深的謝智謀說,「一個人可以跑得很快,但一群人可以走得很遠!上逸今天從『赤腳環島募鞋計畫』歸返,他未來至少會有200場演講,影響至少三萬個生命。」看見需要轉化為行動,是「小謀老師」給上逸的愛,更成為上逸心中最深的堅持。


20世紀,鮑伯·皮爾斯(Bob Pierce, 1914-1978)走訪當時烽火連天的中國與韓國,無數孩童失去父母而無助,世界展望會因而誕生,至今已服務無數貧童與家庭,幫助超過一億個以上的心靈重新站立、再次出發;麥考司基(Blake Mycoskie, 1976-)在結束阿根廷旅程之後,無法忘記那些沒有鞋以致無法上學的孩子,爾後創立了TOMS Shoes,秉持買一雙鞋、送一雙鞋給貧困地區孩童,他的善行給了無數孩童夢想的機會。今天,當你踏上第三世界的異地,你由會看見什麼呢?

「透過群眾募資的力量,希望至少募得50萬元,作為購鞋資金,讓孩子們穿上一雙好鞋」,上逸透過網路募資的平台FlyingV,清楚傳遞他對第三世界孩子關懷的心意。

上逸的「赤腳環島募鞋計畫」於2014年1月19日啟程。他從林口國立體育大學啟程,開始為期45天的行程。他用5天走到台中,6天走到台南,並在5天後抵達屏東;而在東海岸,他則走了18天,其中有天挑戰了北宜公路著名的「九彎十八拐」。自始至終,他只休息10天,其他每天都在為他的夢想前行:

在尼泊爾波卡拉小學裡詹上逸發現了當地貧困兒童缺少一雙"好"鞋。
在尼泊爾波卡拉小學裡詹上逸發現了當地貧困兒童缺少一雙”好”鞋。(徐芃雯攝影)

step 1 「夢想的傳遞」帶來的啟發

還沒讀大學前,我就已經被海外服務學習遠征計畫深深的吸引。我本來就很喜歡冒險,登山,溯溪,但沒有經費來源,所以一直無法實現這個夢想。很幸運地在去年暑假,幾位長輩資助我,讓我終於有機會到尼泊爾擔任志工,展開我人生第一個新生命的旅程。

剛開始,我被當地的高山美景深深吸引;而後在學長姊一個接一個「夢想的傳遞」之下,我才開始思索:「我到底想要得到什麼?」其中,影響我最深的是,2011年學長顧明翰發起「時速3km.為愛而走.民國百元愛環島」,透過徒步環島以「一人捐一百元」募款幫助急難家庭的行動。

當我在波卡拉貧瘠的高地上與孩子一同上體育課踢球時,一個孩子的鞋子突然爆開成兩截,帶給我極大的震撼。當時的我想要給他一雙鞋,但馬上想到這是沒有意義的,因為在那裡很多孩子是沒有鞋子穿的,我必須給得更多,必須給他們一個夢想的機會,不然他們可能連接受教育的機會都沒有;我想要給他們一雙較不容易磨損的「好」鞋,讓他們可以走兩個多小時的路程去上學。

學長姊「夢想的傳遞」,激發我去完成我想做卻不敢去實現的事;因此,我決定親身感受孩子們的需要,用赤腳環島募鞋的行動把他們的需要帶進我生活的世界──他們的需要不再只是我一個人的看見。

一步一腳印,詹上逸走了1000公里的道路。
一步一腳印,詹上逸走了1000公里的道路。

step 2 憨人心上一個敢

「赤腳環島募鞋計畫」開始後,我不斷地受到挑戰與質疑。贊助商和同儕的議論、網友的攻擊,都讓我信心受到傷害,但也讓我更清楚知道這個計畫的單純與可貴。網路上有人說我是憨人,但我想想,「憨」就是心字上面加個敢,所以我就是一個憨人沒錯,我也立志作憨人!我想,夢想其實很簡單,只要準備好了就可以開始行動。

我開始每晚利用1小時赤腳在校園行走,並訓練自己的體能;同時也考量日夜的差異,找機會在白天也練習赤腳步行。我規劃了環島的路線,在網路上和大家分享,並找到其他人願意提供我住宿或是陪我一起走一段路──這是最讓我興奮的部分,因為我可以和他們分享我的故事,也能聽到他們的生命故事,對彼此傳遞夢想。

其實整個過程中,最大的挑戰還是自己。出發那天早上,我躺在床上完全不想起來,感覺一切都太快發生,也開始擔心自己能否完成赤腳環島募鞋的任務。但我心裡很清楚而堅定地知道,我必須行動。跨出去的那一步,感覺好不真實,但同時也充滿期待。夢想,即將從我腳下開始,一步一步實現。

step by step 陪伴,讓赤腳勇敢飛翔

第一天啟程才開始行走3個小時,我的腳底一半都長了水泡,使這趟旅程比我想像中還要困難。最初的兩天,是我心中最難克服與跨越的階段:我必須忍受腳底的疼痛,克服心中想要放棄的念頭,這一切使旅程充滿挑戰。儘管如此,我仍不斷地告訴自己:「我不孤單」,因為沿途總有許多夥伴陪著我一起前進,也有許多熱情的店家和朋友,供應我所需用的一切,鼓勵我持續前行。

我的飲食從不缺乏,也很幸運地全程都有溫暖的屋簷提供我住宿。我和陪走的夥伴們彼此分享夢想,一路上得到的幫助、親切的微笑、溫暖的加油聲都使我有動力堅持下去,用我的雙腳來感受台灣的溫度。不是為了自己一戰成名,而是堅持要讓孩子們有雙好鞋可穿,也讓自己有機會重新認識自己的生命。

有人說我們只看到第三世界的需求,但我認為,身為世界公民,看見的就不應該只有台灣,只是每個階段我關注的需要會不相同,而資源的運用是很重要的。當「赤腳環島募鞋」任務完成,我也會去想要怎麼繼續努力,未來,我也想幫助一些經濟狀況不好的體育選手,讓他們有好的裝備,合適的訓練設備,使他們也有同樣的機會站上夢想的舞台!

影響詹上逸甚深的謝智謀老師,在環島徒步之旅的最後幾天前往北宜公路陪伴詹上逸。
影響詹上逸甚深的謝智謀老師,在環島徒步之旅的最後幾天前往北宜公路陪伴詹上逸。(圖片/詹上逸提供)

 Terminal困難中開出美麗的花

受傷從來不會令我想放棄,但抵達花蓮時,我卻好想打道回府。一方面是因為已經開學,一方面是回到自己的家鄉吉安鄉時,真的好想就停止了;但回家同時卻也是另一股讓我往前的力量,使我能夠繼續堅持下去。雖然路途上也有輕微感冒症狀,也只能吃維他命加上拚命喝水。每次覺得走不下去,尤其是行走在花東的途中,我無法預知接下來的路況或是社會給我的壓力,以及我追求的到底是什麼;我會碰到質疑、碰到嘲笑,或是有人會譏諷我偷偷搭乘交通工具……當我低頭,我才發現天使就在下個路口,我感謝自己擁有信仰,讓我在這條道路中不再迷失。這趟旅程給我「勇敢跨出去」的信念,讓我的故事變得更精彩,讓我的路變得更不一樣,讓我可以用我的生命去祝福別人。

3月3日,詹上逸如期返抵國立體育大學。當天,一群同樣打著赤腳迎接他歸來的同學,拿著「Team power」的標語彼此寒喧簇擁著。詹上逸發人省思、謙遜地說:「謝謝這個團隊,他們是我最大的幫助,沒有他們就不會有我。這是我創造夢想的團隊!」完成環島任務的他,話鋒一轉:「今天晚上就平淡地過生活,回到正常學生的生活!對,我就是個普通的大學生!」

回想林口啟程時,即使雙腳起了水泡,詹上逸一路上仍微笑著不斷關心穿著鞋子陪走的夥伴是否都好;走到高雄時,被陽光晒得黝黑的他已經累癱在地上,雖然時時刻刻都想要放棄,他的微笑卻依舊溫暖。終於遠遠地看見自己跨出第一步的學校了!除了喜悅,詹上逸心中更清楚知道恩惠與祝福的真實。更特別的是,這趟旅程給他的勇氣與成長,也使他在心中激盪著不捨。此時,一旁的朋友指著沿途盛開的杜鵑花說:「你看,你離開的時候,杜鵑花都還沒有開呢!」

杜鵑花開了,上逸旅途背後的眼淚都淡去了,花的綻放,也好像這趟旅途為他的生命帶來的復甦。

下一步,期待引起更多「看見」

當旅程接近尾聲,演講、新聞、鎂光燈開始在詹上逸面前閃爍,蜂擁而來,但他始終懷抱初衷,看見自己的渺小,也希望更多需要被「看見」。

你可看見孩子的夢想正在展翅翱翔?

喜歡這篇文章請加入大學誌粉絲團,就是您對我們最大的支持!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

Check Also

雅虎亞太區董事總經理 鄒開蓮:只要上場, 就有贏的可能!

口述|鄒開蓮  撰文|彭蕙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