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 20 5 月 2022
首頁 » 主題內容分類 » 專題/觀點 » Vision!大學生的硬旅行 » [東吳社工] 葉璨瑄 在風浪中學會的人生功課

[東吳社工] 葉璨瑄 在風浪中學會的人生功課

撰文|蘇緯    圖片提供|葉璨瑄

葉璨瑄

葉璨瑄

東吳大學社工系大四,高中時代至今持續參與弱勢服務與關懷。愛冒險旅行,自詡為「山的孩子」,爬山是生活中常態的活動(但也很遺憾地發現新竹以北山友都比較冷漠。)溯溪、攀岩也是喜歡的活動,並且透過這些親近大自然的事情投入青少兒體驗教育;近來也開始關注社會運動。


從香港到台灣,搭飛機的航程大約是100分鐘。這段飛行的路程中通常會有一頓餐點,可以搭配一段小睡、咖啡或茶,或者是一部電影,是很輕鬆的航程。

葉璨瑄的香港過台北之路卻花了3天──2011年夏天,她參與遊戲橘子關懷基金會舉辦的活動,與一群夥伴搭乘必須倚靠自然風行駛的無動力帆船「橘子勇氣號」,乘風破浪966公里。

旅行,不是偶然

說到旅行,葉璨瑄是老手了。可是說也奇怪,她對於童年旅行的記憶竟是一片空白。

璨瑄小的時候,葉爸爸是司機,她人生最初的那些旅行,就是葉爸爸開車載著妻女四處見識。當時,葉爸爸常要深入正在開路的偏遠地段,葉家的家庭旅遊,就特別有機會去到那些人跡罕至的「祕境」。

後來,路一條一條開通,葉家人一起看電視時,媽媽經常邊看邊告訴葉璨瑄:「這裡妳去過耶!」可是也許當時年紀太小了,葉璨瑄什麼也不記得。

長大之後,家人一起的遊玩漸漸少了,但這些「祕境遊蹤」似乎在璨瑄的潛意識裡埋下了「冒險魂」的因子。

這回的香港過台灣航海之行並不是她第一次冒險,高三升大一那年,她在一個戶外運動夏令營中第一次認識「體驗教育」,並在其中發現了戶外運動令她興奮著迷的可能性;那年,她第一次爬大山,去宜蘭的松蘿湖,在山上的獨處的時光裡,她第一次感受感受山谷環抱的療癒力量,感覺自己好像回家了。此外,他也曾經徒步環走台灣。

Outward bound!  為冒險找一個理由

2011年6月9日

12位剛受完訓練的船員從香港登程上船,那個早晨晴朗又美好,大家的通訊設備都被沒收,船上的氣象廣播也關閉。葉璨瑄記得,英國籍的SimonJonathan Layton船長用英語廣播了一些事,保證大家一定會安全抵達台灣。三天兩夜的航行於是始動。

人之所以想冒險,總會有點理由的,對葉璨瑄來說,這一系列冒險的理由是「風暴」──包括一些人生中的大小波瀾,和一個颱風。

2009年八八風災發生,莫拉克颱風重創南台灣。那時葉璨瑄還是高中生。她剛結束一段找尋自我的休學生活,重返校園。葉璨瑄屏東的家位於新埤,旁邊是東港、林邊、來義等受災最嚴重的區域。新埤因為地勢較高倖免於災,對外交通也未阻斷。葉璨瑄想起住在災區卻失聯的朋友們,心情大受影響,她告訴老師:「暑輔我不要上了,我要回去救災!」

當時,屏東共有約30個NPO、NGO組成的民間重建隊,大夥兒來來去去,而葉璨瑄這一做,就做到大二那年。

在此之前,葉璨瑄最大的夢想是進入商學院,讀一個「賺錢的科系」。水災快速而無情的毀滅性卻讓她驚見「一個水沖過來就什麼都沒了」。她認真思考:「如果我明天就會死掉,那我到底該追求什麼?」

後來,跌破身邊所有人的眼鏡,葉璨瑄順從心底的渴望,進入了社工系。

無動力帆船的一趟冒險之旅,讓葉燦瑄一生難忘。
搭乘無動力帆船的一趟冒險之旅,讓葉燦瑄一生難忘。

水手們,同舟共濟吧!

2011年6月10日

船上一行人以三班制,每班四個人、三小時為一班,分擔駕駛「橘子勇氣號」的責任。船行的顛簸讓水手們總是昏沉欲睡。

橘子勇氣號全長18公尺,12位水手在狹小的船上共同生活,無論在甲板、在船艙,只要眼睛張開就想吐,茫茫大海上,也無處可躲:「那時我才發現『了解自己』是多重要的事。 」葉璨瑄說。比如,面對暈船,水手們嘗試了許多方法,研究出喝可樂、吃蘋果會比較舒服;心理的挑戰則比生理更大,其中葉璨瑄最深刻體認的感受是「恐懼」:「是『無處可逃』的那種恐懼──爬山時若高山症發作可以下山或者就休息,真沒辦法還有直升機能救援。但在船上卻無處可逃。」她說。

航向風暴的下午

2011年6月11日

午後大約四點,天邊出現一道美麗的大彩虹;傍晚時分,一團烏雲緊接著現身,船長卻要大家往那團黑色前進。

第二天早上,葉璨瑄與夥伴輪值9點到12點的班,值班結束時烈日正當頭,海是一望無際的深藍色。葉璨瑄覺得自己體力不錯,她煮了一點粥吃,在甲板上跟人聊天,不打算休息。

「沒想到這真是一個失誤。」葉璨瑄說。下午四點多,一道好大、好漂亮的彩虹出現在天際,接著是一坨很黑的東西映入眼簾;六點,又輪到葉璨瑄與夥伴當班了:「其實我有點驚恐,那天雨很多,船長卻一直叫我們往那團黑色中前進。」大約7點,船就駛入那團黑色裡,風雨越來越大,船越來越斜,舵越來越重,重到沒有人握得住,原來那是颱風。

這時候,船長安頓了一些事,就去睡覺了。

夜,風雲變色

「我明明記得,出海那天的上午八點多,我聽到廣播說有個颱風;船長卻說我聽錯了,說颱風在東南亞。」葉璨瑄此時忽然想起,而颱風已經來到。

其實,船長是知道的。海上出現彩虹代表空氣蘊含水氣,是颱風或暴雨的前兆;而船長之所在進入暴風之際去睡覺,是因為他預測,水手們大概在進入暴風圈一半時就會累倒,到時候,他才有力氣可以開船。

今天的夜空與前一晚的滿天星斗完全不同,伸手不見五指的情況下,如果沒有導航器,根本不知航行到哪裡。晚上九點,甲板上的葉璨瑄與夥伴已被大雨淋了五、六個小時,雨衣裡的衣服全濕,不穿雨衣卻又覺得冷,連下到船艙拿食物的力氣都沒有,葉璨瑄覺得自己快撐不下去了。可是,在下面船艙的夥伴吐的吐、倒的倒,無法上來換班;包含她,甲板上只剩三個女生,直到午夜時分點「砰」的一聲巨響之後。

船長起床,他發現帆船的三個帆中,其中一個破了。壞掉的大帆只有一邊掛著,快速地亂打,上面又有很大的鋼索,葉璨瑄趴在地上完全不敢動,只能看船長在暴風雨中征服那帆,把它卸下。

「人生的跑馬燈」是真的

「船長在握舵的時候,我在旁邊,抱著一根大柱子,就哭了起來。我不知道那個感覺是哪來的,可是我感覺自己的生命到了盡頭,我覺得很生氣,咒罵上帝,想著:『我這麼年輕,難道祢要帶我走嗎?』」

葉璨瑄說:「我想不起當時是什麼具體的事讓我覺得要死,但那兩天我們就是在嘔吐,逼自己吃,再嘔吐的循環中;那時我因為沒有水喝,張開嘴巴喝雨水。我心裡有一個聲音告訴我:『你如果放手跳進海裡,一切就沒事了。』」

那個時候我發現傳說中人瀕死時會看見的『人生的跑馬燈』是真的!」葉璨瑄的腦袋裡,浮現了一些事情──特別是那些很小,原本自己以為不在意的事情:

「我先想到媽媽。因為,我國小時爸爸開始酗酒,會對家人施暴,我五年級時他甚至因飲酒心肌梗塞。那時,屏東的醫院因沒有辦法執行心臟手術需要轉院到高雄,我們搭了40分鐘的救護車。這段路上,爸爸跟我說了人生中第一次對不起,還有他很愛我。

這是我小學五年級時發生的事情,但我早都忘記了。

我超級埋怨爸爸,直到我大一那年都還沒有辦法談起這些過去的事,曾有幾次我甚至慶幸爸爸要離開了,覺得我跟媽媽也許可以就此解脫。

我想起這件事情,想到自己花很多時間跟別人在一起──我參與災區服務、讀社工系,卻很少跟家人在一起。在這個覺得自己快死掉的時刻,我想起跟爸爸在救護車上的情景,他叫我要照顧媽媽。

我又想到高中休學時,我其實過得很不好,開始有一些精神上的困擾,他們質疑我為什麼吃了那麼多藥也不會好;我尋求宗教的幫助,爸媽卻覺得那是造成我精神問題的原因,對我生氣,而不願意接受我可能是因一些負面的成長經驗而生病的。那時我很絕望,精神的狀況越來越影響我的生活,臨床資料也顯示治癒率很低,我不知道自己的人生會不會因此就完蛋了。

雖然,在我休學結束回到學校以後的某天,那些症狀就沒有了。以致於後來的我,很想和過去切斷關係,不再提起或回想。可是在船上,我在哭的時候,想到的全部都是那段很混亂的時期的畫面。

我又想到有一次,我把藥全部吃下去,救護車送我到醫院,爸爸、媽媽趕來。朦朧之中我看見他們的臉,媽媽在哭──這是外婆過世之外,我唯一一次看到媽媽哭,她來照顧我,但是出院之後,這成為我們家禁忌的話題,再沒有人談過。

我發現我不能跟我的過去切斷關係,不可以沒有跟爸媽交代就死掉。

我認識我的爸媽,卻不真的知道他們是誰──我知道他們老家在哪裡、讀什麼學校;卻不知道他們是怎麼長大的,怎麼選擇學校或者職業的,不知道他們的生命中曾經發生過什麼事情,不知道他心裡有什麼困擾,是什麼事情讓他們成為現在的他們,我還想要跟他們多相處一點,我知道他們正在等我。」

然後,葉璨瑄下了船艙,決定好好睡一覺。半夜兩點醒來以後,已經風平浪靜。隔天早晨,橘子勇氣號平安到達台灣。

在風暴中學會的事

「還記得我曾保證你們平安抵達嗎?不過我沒有說保證你們會很快樂喔!」回到台灣後,Simon 船長如此說。

「我覺得他說得滿有道理的。」葉璨瑄蒐集資料,詳細了解「橘子勇氣號」,發現這艘船其實安全係數很高,是比賽型的帆船,就算整個桅都插到海中了也不會翻船,曾經兩次航行全球,除了被撞壞或者桅被強風吹斷以外,幾乎不可能出事。

「其實,出海那天,船長是故意要我們出去的,他知道颱風警報就快要發佈了,可是只要一發佈颱風警報,活動依法就必須終止;但船長很知道這艘船的能耐到哪裡。」回想這段旅程,葉璨瑄發現:「心理的恐懼其實遠大於真實的恐懼。」──害怕其實不是來自環境中真正的危險,心思才是最大的戰場。在風暴的船上,生活回歸到最基本的「維生」,因而每個人都要打開心,面對最真實的自己、為自己生命最基本的需求負責任,對生命的探索因而開啟。

喜歡這篇文章請加入大學誌粉絲團,就是您對我們最大的支持!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

Check Also

雅虎亞太區董事總經理 鄒開蓮:只要上場, 就有贏的可能!

口述|鄒開蓮  撰文|彭蕙仙  …

KAIROS大學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