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 20 5 月 2022
首頁 » 主題內容分類 » 專題/觀點 » Vision!大學生的硬旅行 » 政大外交.陳孟萱 Breaking! 跳自己的舞

政大外交.陳孟萱 Breaking! 跳自己的舞

採訪撰文|陳曉玫  攝影|林J

在政大外交系,跳國際標準舞是有別於其他系所的特別風氣。跳舞在這裡,意味著脫下嚴肅的套裝、放下事務關係與人交誼,它是人際互動的方式,更是課堂上教授們傳授的國際禮儀。然而,跳舞這件事,對於從小夢想成為外交官的陳孟萱而言,卻有更特別的意義。

卸下正式社交場上的防備與拘謹,她穿上垮褲,從salsa、new jazz、hip hop到街舞breaking的停格倒立,穿梭在各種熱烈的節奏中,她找到內心另一種自在的步調……。

認識陳孟萱的人,很少會把她和「文靜」這個形容詞連在一起,更少有人會想到,小學時的她曾害羞到連上台說句話,也要央請同學代勞。

出身在小康家庭的她,和許多孩子一樣在父母的期待中學跳芭蕾、學彈鋼琴、努力念書,當個認真的好學生。她也曾經覺得,人生最棒的道路就是當個老師,和任職公務體系的爸爸一樣,過朝九晚五、平穩踏實的生活。

直到她參加了國際童軍營,原本害羞的小女孩體驗跨文化情誼的精彩,不只留下美好的回憶,也在她心中種下成為外交官的夢想。好不容易撐過密集考試的中學歲月後,她如願考上政治大學外交系,自此開始一段「尋找自己」的過程。

Breaking!引爆藏在靈魂裡的熱烈

脫離制服和聯考的束縛,陳孟萱認為自己「悶騷」的個性好像終於得到盡情伸展的空間。她把大學生活經營得多采多姿──到大飯店當服務生、擔任英文老師、接待外國官員、到美國柏克萊大學遊學、參加海外政府機構短期實習,還曾挑戰自我,擔任街頭行銷show girl。

她不斷嘗試,想累積更豐富的經歷,找到更明確的方向。然而,真的幫助她突破自我限制的,卻是一段偶然的冒險經歷。

大二那年,她在好友邀請下,參加了校內剛創社的「街舞地板社」,大膽嘗試許多女生不碰的breaking地板動作,舉凡倒立、排腿、頭頂、ICE(街舞定格姿勢)等需要舞蹈底子的動作,她跟著一群哥兒們隔著幾層軟墊,每次一練就是兩、三個小時。

沒想到,原本是因為失戀而想抒發情緒的衝動之舉,卻讓她對自己有更深的認識。

「Breaking真的很少女生在跳,練這種舞的時候也很容易摔到,但對我來說,最難的部分,是每次要尬舞或獨舞的時候,我卻發現自己不知道要怎麼表達自己。」

對陳孟萱而言,一直以來,她學舞的經驗都是「跟著跳就好」,然而breaking卻是靠著學習基本動作,再以「尬舞」形式,由舞者在眾目睽睽之下,憑直覺串接舞步較勁。

對於一直非常在意別人眼光的陳孟萱而言,如何在眾人面前用專屬自己的舞步撐起強勁的節奏,無疑是最大的難題。

「跳舞真的是一件很赤裸的事情,所有的動作都會直接反映內心的狀態。因為我很要求完美,以前為了上台,都會在鏡子前面模仿、雕琢舞步很久,可是一直到跳了breaking,我才開始想:『我』應該是怎樣的風格?」

這樣的思考,讓陳孟萱開始用全新的眼光看待鏡中跳舞的自己,不再是追著別人的舞步來判斷自己,或在意別人的目光。原本「想征服一種舞蹈」的好勝心,轉變成對「跳舞」這件事的專注享受。

「每練一種新的舞風,我都一定會遇到撞牆期,但我慢慢發現那是『把舞蹈變成自己的』很重要的過程,練到最後,就只剩我和音樂,不管開心還是傷心,都可以用跳舞來表達。」

用舞步畫出長大成熟的軌跡

「原來,跳舞對我個性帶來的影響這麼大。」

跳舞,伴隨陳孟萱一路走過人生的壓力、迷惘和低潮,讓她對「自信」有更深的體會。從小時候跳芭蕾,高中時期練瑜珈,再到大學時各式各樣的舞風,跳舞之於陳孟萱,慢慢變成一種身體的語言,記錄長大成熟的過程,也像是一個熟悉的朋友,跟著她一起在人生和夢想的路上邁進。

問到在大學四年必做的事情,她從自己的經驗毫不猶豫地回答,一定要有一項可以一直享受、為人生增色的興趣。

陳孟萱認為,和許多人比起來,自己其實並沒有「封面人物」的份量,她只是對於自己所要的比較敏銳,並且勇敢地放下和嘗試。她認為,身為一個學生,就算沒有超凡的表現或技能,看重學業一定是基本的學習態度,應該「先成為一個願意學習、別人會想要用的那種人」。其中,琢磨出涵養,並找到自己的樣子,便是最重要的歷程。

喜歡這篇文章請加入大學誌粉絲團,就是您對我們最大的支持!

 

Facebook 留言

則留言

Check Also

雅虎亞太區董事總經理 鄒開蓮:只要上場, 就有贏的可能!

口述|鄒開蓮  撰文|彭蕙仙  …

KAIROS大學誌